四大跳槽悲劇,你中槍了嗎

2019-08-26    跳槽預備    【本頁移動版】

  悲劇之“薪往低處走”
  
  當薪水太少、職業發展空間太小、工作環境不舒心時,跳槽就成為Sandy解決這些問題的不二法門。Sandy一直信奉“人挪活,樹挪死”,沒想到2009年的一跳,卻讓她掉進“薪往低處走”的泥淖。
  
  Sandy在一家公司的市場部工作,2009年她被告知市場部與銷售部合并,合并后全體人員都要去跑業務,這讓Sandy動了離職的心思。于是,在沒找好下家的情況下,Sandy毅然決然地離開了公司,加入失業大軍的行列。房租要交,飯要吃,眼看兜里的錢越來越少,于是Sandy開始刷新簡歷,又重新投身求職大軍的洪流中。在簡歷投遞過程中,Sandy由“面霸”晉級為“拒無霸”,心態也變得急躁起來,對薪資的期望標準也降為“工資能養活自己”,于是碰到合適的東家就把自己給“賤賣”了。“賤賣”也就罷了,更可氣的是新公司原本答應的綜合保險、車貼、飯貼也都被延期和推脫。這樣的待遇讓Sandy的心實難安定,跳槽的念頭再次浮現,這次是跳還是不跳?這一跳會不會成為惡性循環呢?
  
  跳槽最大的“杯具”莫過于“薪往低處走”。比“薪往低處走”更大的“杯具”是陷入跳槽“杯具”的惡性循環。在經歷如此慘痛的教訓后,Sandy不得不感嘆“跳槽不是萬能的”!她的跳槽并沒有解決薪水太少、個人職業發展空間太小的問題。
  
  專家提醒:古語有云“手中有糧,心里不慌”,“騎驢找馬”才是跳槽的王道。在后危機時代的背景下,這是最牢靠的保證。
  
  跳槽,一個口頭offer引發的悲劇
  
  Devin一年前依靠家人的關系被推薦進了一家國企工作,由于他始終適應不了國企的文化,所以萌發了跳槽的念頭。經過一番折騰,他終于得到了一家民企的面試機會。在面試之后的那些日子里,Devin苦苦等待。突然有一天他從新公司打來的電話中獲得了夢寐以求的offer通知。得知自己能脫離“舊社會”、來到“新時代”后,Devin第二天就胸有成竹地向原來的單位提交了辭職信。正當離職手續都已辦妥之時,令Devin萬萬沒有想到的悲劇發生了——新公司又“奇跡般地”從電話中告知Devin:“對不起!您申請的職位已有新人選,不用再來了。”就這樣,Devin既沒得到新職位,也無臉再回舊單位。一個簡單的口頭offer就讓Devin在這次跳槽中栽了跟頭。
  
  專家提醒:跳槽者應該要求企業給出郵件或書面的offer。只有這樣,在企業毀約后跳槽者才能有據可查,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換崗,他成了燙手的山芋沒人要
  
  Gavin失業了,之前他在一家大型互聯網公司工作三年。Gavin學歷不高,但是他卻擁有速記的好本領,在同行中很有優勢。Gavin格外珍惜能夠在大公司工作的機會,三年來在自己的崗位上兢兢業業,雖沒做出特別的成績,但是其工作態度得到主管和周圍同事的一致認可,在整個團隊,他為自己贏得了良好的口碑。
  
  可是這三年Gavin雖在工作中表現得積極向上,實質上他根本就不喜歡這個部門和這份機械的速記工作。他一直向往做一名銷售,一方面能夠鍛煉自己,另一方面賺錢也多,畢竟自己到了成家立業的年紀,而在現在這個崗位上他只能拿到三、四千的工資。這三年里Gavin借工作的便利經常聆聽一些銷售講師的課程,這也讓他對自己更有信心。所以三年一到,他覺得時機到了,向主管提出換崗。主管、經理們都感覺很意外,不過也佩服Gavin能夠臥薪嘗膽,在自己不喜歡的崗位上堅持三年,為的就是找機會轉作銷售。
  
  Gavin的主管為他轉崗鋪好了道路,他如愿以償地做了公司的銷售。可一個月過去了,Gavin沒得到任何簽單的消息。公司規定銷售只要三個月簽單量不達標就會被淘汰。Gavin開始懷疑自己所做的這一選擇,于是想返回原來的崗位,可遺憾的是原部門的主管已經招到合適的人。第二個月,Gavin收拾行李離開了這家大公司。他主動請辭了,因為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在三個月的考核期內達標。原本Gavin想通過換崗跳槽找到自己心儀的工作,提升個人價值,最后卻因為能力不足被殘酷地淘汰。
  
  專家提醒:職場亦如圍城,城外人對城里的生活總會有許多遐想,但是我們卻很容易忽視進城的成本,結果就造成了跳槽的悲劇。
  
  跳槽,大人物也遭遇“杯具”
  
  幾年前Colin所在的公司新聘了一位人事總監,不久各員工收到老板的一封激情盎然的郵件,內容中講述了那位總監出挑的背景——曾是某500強企業的人事總監,任職十年,獲得了某某成就。Colin還有幸見了該總監一面,這讓他雀躍不已。不料三個月后總監悄然離職。類似的悲劇在之后五年里被技術總監,財務總監輪番炮制。
  
  大人物的開場似乎總是鑼鼓喧天、鞭炮齊鳴,但跳槽時的情景卻截然相反,因為他們不是李開復。雖然已是行業內能排上位的大人物,但大人物的每一次跳槽未必都是成功的。一旦他們發現新企業的組織結構超乎他的想象程度時,這往往就成為他們再一次跳槽的誘因,而“工作無法正常開展”、“效果不理想”等都被他們稱為是不合理的組織結構留下的陣痛。他們的二次跳槽無關薪酬、無關紅利,僅僅是因為被下了“套”,一些無法在面試互動環節中具象化的問題給企業提供了“設局”的條件。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永無勝者,而大人物們的跳槽變得愈加謹慎。“一個蘿卜一個坑”,沒有大人物敢輕易動彈,“流浪”的大人物就只能繼續“杯具”。再成功的人也無法逃脫“杯具”二字,哪怕他是李開復。
  
  專家提醒:高端人才在決定跳槽之前應該對下家公司的企業文化、工作團隊、企業長期發展目標等作全方位的了解,以此來避免跳入企業的“殘局”。
  
  編后語:根據權威網站的一份投票顯示,54%的跳槽者至今還未找到工作,31%的跳槽者跳槽后薪資打折,僅有15%的人跳槽后表示對薪水很滿意。跳槽就像投資,其中的風險誰都無法規避,職場人所能做的只是在跳槽之前看清形勢,對自己的個人能力做好評估,盡可能減少風險的沖擊。跳槽有風險,起跳需謹慎!(完)

 

相關文章
熱點文章
地府烈焰APP
连码三中二是什么意思 俄罗斯股票指数 fg天天捕鱼漏洞 常州麻将规则 新11选5下期预测 天津11选五一定牛遗漏 追光娱乐2018版本 天津休彩十一选五开 好运来分分彩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今晚的 我想在家做兼职 广东11选5任一方法 广东好彩1 安快3开奖号码 3分彩app首页 四川快乐12任五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