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穆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钱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中国现代历史学家。江苏省无锡人。字宾四。笔名公沙、梁隐、与忘、孤云。斋号素书堂、素书楼。历任燕京、北京、清华、四川、齐鲁、西南联大等大学教授,也曾任无锡江南大学文学院院长。1949年迁居香港,创办了新亚书院,1966年,钱穆移居台湾台?#31508;校?990年8月在台?#31508;?#19990;。

钱穆 - 钱穆传略

钱穆(1895—1990),中国现代历史学家。江苏省无锡人。字宾四。笔名公沙、梁隐、与忘、孤云。

 钱穆九岁入私塾,熟习中国的传统?#21335;?#20856;籍。十三岁入常州府中学堂学习,1912年因家贫辍学,后自学。1913-1919年任小学教员。1923年后,曾在厦门、无锡、苏州等地任中学教员。1930年?#38498;螅?#21382;任燕京、北京、清华、四川、齐鲁、西南联大等大学教授,也曾任无锡江南大学文学院院长。1949年迁居香港,创办了新亚书院,任院长,从事教学和研究工作至1964年退休为止,期间曾获得香港大学、美国耶鲁大学名誉博士称号。1966年,钱穆移居台湾台?#31508;校?#22312;“中国文化书院(今中国文化大学)”任职,为“中央研究院”院士,“故宫博物院”特聘研究员。1990年8月在台?#31508;?#19990;。

钱穆是完全靠自修苦读而在学术界确立地位的一个学者。其治学颇受清儒章学诚“六经皆史”思想的影响。对中国历史尤其是对中国历代思想家及其思想源流的研究和考辨,均自成一家之言。提出,先秦时期,儒、墨二家是后来诸子各派的发端,由此分源别派,旁通四达,互相中国古代文化的源流。他在儒学方面的研究成果也非常突出,如认为司马迁的《史记·孔子世家》真伪混杂,次序颠倒,后世传说亦不可轻信,遂详细考辨孔子的生平事迹,包括、生卒年月、父母、志学、初仕、设教、适齐、适卫、过匡、过宋、仕鲁、至陈、至蔡、及晚年居鲁等,以及孔子的政?#20301;?#21160;和著述等,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又如对晚清今文经学家如谬平、康有为等认定刘歆伪造古文经一呈,钱穆撰?#35835;?#21521;歆父子年谱》,以令人信服的证据否定了今文经学家的观点,了结了晚清道咸以来的经学今古文争论的公案,在北方学术界一举成名。。此外,钱穆对宋明理学尤其是朱熹之学、对清代学术尤其是乾嘉学派等,都有很深的研究。

在历史研究中,重视中国历史发展的特殊?#38498;?#24736;久的传统,在通史、文化史、思想史、史学理论与方法等方面都有深入研究,闻名海内外。 钱穆重视探求中华民族文化的内在精华,并给予其以高度评价,他认为“我民族国家之前途,仍将于我先民文化所贻自身内部获其生机”。晚年的钱穆比较偏重于文化哲学的研究,并就中西文化的问题作了很多深入的思想考,在其一生的最后一篇文章《中国文化对人类未来可有的贡献》(载于刘梦溪主编的《中国文化》1991年第4期)中,他对中国传统哲学的“天人合一”思想有了新的体认,并“深信中国文化对世界人类未来求生存之即在此。”

 钱穆著述颇丰,专著多达80种以上。其代表作?#23567;?#20808;秦诸子系年》、《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国史大纲》、《中国文化史导论》、《文化学大义》、《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中国历史精神》、《中国思想史》、?#31471;?#26126;理学概述》、《中国学术通义》和《从中国历史来看中国民族性及中国文化》等。此外还有结集出版论文集多种,如《中国学术思想史论丛》、《中国文化丛谈》等。

钱穆 - 生平年表

1894 清光绪廿一年,生于江苏省无锡县
1900 七岁 入私塾读书
1903 十岁 进果育小学就读
1905 十二岁 父亲去逝
1906 十三岁 入常州中学堂
1910 十七岁 转入南京私立钟英中学,?#21490;?#27494;昌起义,学校停办,遂辍学
1911 十八岁 任教无锡三兼小学,为教学生涯之始
1918 廿四岁 任教鸿模学校,即原果育小学,出版《?#22654;?#25991;解》
1919 廿五岁 任后宅泰伯市初小校长
1922 廿八岁 赴厦门任教集美学校为任职中学教师之始
1923 廿九岁 任教江苏省无锡第三师范学校
1927 卅三岁 转任教苏州中学

1928 卅四岁 妻殁、儿殇、兄亡连遭三丧
1930 卅六岁 发表?#35835;?#21521;歆父子年谱》,后任教北京燕京大学为任教大学之始
1931 卅七岁 任教北京大学历史系,并兼课清华、燕京、?#31508;?#22823;
1935 四一岁 出版《先秦诸子系年》
1937 四三岁 随政局南迁,任西南联合大学教授
1939 四五岁 《国史大纲》脱稿,回苏州侍母一载
1941 四七岁 往成都任教齐鲁大学国学研究所及武汉大学
1943 四九岁 先后任教于华西大学、四川大学
1944 五十岁 撰文《中国历史上青年从军先例》号召知识分子投笔从戎
1946 五二岁 赴昆明任教五华学院、兼任云南大学教授
1948 五四岁 任无锡江南大学文学院院长课余撰《湖上闲思录》1949 五五岁 赴港任亚洲文商学院院长
1950 五六岁 成立新亚书院、应邀赴台讲演
1951 五七岁 为筹办新亚书院台湾?#20013;?#28382;台数月,未果。
1952 五八岁 4月,在淡江文理学院惊声堂讲演,屋顶泥块?#23396;?#20987;中头部晕?#20181;?#21307;。
1955 六一岁 新亚研究所成立,访日,“教育部”颁赠学术奖章 香港大学授予名誉博士学位
1956 六二岁 新亚书?#21495;?#22275;道校舍暑期落成,为自有校舍之始与胡美琦女士九龙缔婚
1957 六三岁 新亚书院增设艺术专修科
1960 六六岁 赴耶鲁大学讲学,课余撰《?#22654;?#26032;解》耶大颁赠名誉博士学位后赴欧访问
1961 六七岁 新亚书院理学院成立
1963 六九岁 香港中文大学成立,曾辞新亚书院院长职
1965 七一岁 正式卸任新亚书院院长,离港赴吉隆坡马来亚大学讲学
1967 七三岁 十月迁居台北
1968 七四岁 迁入素书楼,膺选“中央研究院”院士
1969 七五岁 任“中国文化学院历史研究所”教授、“故宫博物院”聘为研究员
1974 八十岁 撰《八十忆双亲》
1976 八二岁 是年冬,胃病剧作,几不治
1978 八四岁 该年常病,目不能视,抱病赴港任新亚书院“钱宾四先生学术文化讲座”主讲人。
1979 ?#23435;?#23681; 赴港出席新亚三十年纪念会
1980 八六岁 与三子、幼女会于香港,卅二载未见,得七日相聚
1981 八七岁 与长女、长侄晤聚香港,五子女两年内分别见面
1984 九十岁 获颁行政院文化奖章
1986 九二岁 为文化大学历史研究所学生?#29486;?#21518;一课
1988 九四岁 在家中授课至是年方休
1989 九五岁 赴港参加新亚四十年纪念会
1990 九六岁 六月一日迁出素书楼 八月卅日逝于杭州南路寓所
1992 归葬苏州太湖之滨

钱穆 - 人生经历

一、“为钱家保留读书种子”

“东南?#32856;?#22320;,江浙文人薮?#20445;?#38065;穆的故乡在江南水乡无锡的七房桥。父亲钱?#20449;?#32771;中秀才后,因体弱多病,无意科名,但对两个儿?#23588;?#23492;予厚望,希望他们能读书入仕。钱穆7岁那年,被送到私塾读书。12岁时,41岁的父亲撒手尘世。孤儿寡母,家境贫困不堪。母亲宁愿忍受孤苦,也不让孩子辍学,她说:“?#19994;?#36981;?#30830;?#36951;志,为钱家保留几颗读书的种子……”于是钱穆得以继续就读。

无锡荡口镇果育学校,是?#26753;?#38761;命前无锡开风气之先的一所典型的新式学校。学校师资力?#32771;?#20339;,既有深厚旧学根底的宿儒,又有从海外学成归来具有新思想的学人。?#31508;?#25945;体操的老师是21岁的钱伯圭,曾就读于上海南洋公学,思想激进,系?#31508;?#30340;革命党人。他见钱穆?#21414;?#26089;慧,就问他:“听?#30340;?#33021;读《三国演义》?”钱穆作了肯定的回答。老师便借此教诲道:“此等书?#38498;?#19981;要再读。此书一开首就有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一治一乱之类的话,?#22235;?#20013;国历史走上了错路,故有此态。如今?#20998;?#33521;、法诸国,合了便不再分,治了便不再乱。我们当向他们学习。”此番?#26696;?#24180;仅十岁的钱穆以极大的震动,日后他在回忆此事时说:“此后读书,伯圭师言常在心中。东西方文化孰得孰失,孰优孰劣……余之一生亦被困在此一问题内。”

1907年,他升入常州府中学堂。学校首任舍监为人和蔼友善,对学生循循善导,深受大家?#21335;不丁?#21518;来换了新的舍监陈士辛,教学生修身课,与学生相处不好。钱穆所在的四年级在年终大考前,全年?#37117;?#20307;提议,请求校方对明年的课程作些改动,要求减去修身课,增加希腊文课等。学生公推钱穆?#20219;?#20154;为代表与校长商谈,又以集体退学相要挟,结果均为校方拒绝。钱穆作为学生代表,性格倔强,于是拒考,填退学书,自动退学。

在这次学潮的五位代表中,除钱穆外,还有两位后来成为中国近代史上的著名人物。一位是创办《国?#30465;?#26376;刊的常州张寿昆;另一位是江阴的刘寿彭,即“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大名鼎鼎的刘半农;还有两位分别是校长的三弟以及比钱穆低两个年级的?#37027;?#30333;。

钱穆因闹学潮退学,回到了七房桥老家。由于钱穆国文和历史的成绩为同学之最,年龄又是最小,所以,校长屠元博虽将他除名,但对这位年幼倔强、?#21414;?#20278;俐的学生很欣赏的,他推荐钱穆到南京钟英中学就读。

二、顾颉刚慧眼荐才   

世事多变,钱穆在南京钟英中学求学不久,就爆发了推翻满清王朝的武昌起义。学校停办,钱穆辍学了。他自知家贫,升学无望,虽“心中常有未能进入大学读书之憾,但并没有因此而意志消沉。矢志自学,闭门苦读。年十八,即辗转乡村,执教谋生。?#31508;?#24180;乡教,十年苦读,十年求索,为他?#38498;?#30340;学术研究奠定了深厚扎实的基础。这十年中,他在国学的研究方面成果也不少。后来,他又在朋友的介绍下,开始在无锡、苏州等地的中学教书著述,在刊物上发表了不少学术论著。

晚清以来,随?#27966;?#20250;历史条件的深刻变化和大规模的西学东渐,诸子之学的研究逐渐兴起。特别是“五四”前后,诸子研究?#31561;?#25104;风。钱穆早年步入学术之门,也是在这一?#23576;?#19979;,从子学入手,研究先秦诸子思想及诸子事迹考辨,最终完成了中国近代学术史上的名作《先秦诸子系年》。这部著作对先秦诸子年代、行事及学术渊源,以及对战国史的研究,都作出了极大的贡献,深得学术界的好评。陈寅恪称其“极精湛?#20445;?#33258;王静安(国维)后未见此等著作”。顾颉刚则称赞其“作得非常精炼,民国以来战国史之第一部著作也”。?#31508;?#24180;长钱穆一岁的顾颉刚,已是中国学术界大名鼎鼎的人物,虽与钱穆素昧平生,但读《系年》稿后,对他的史学功底和才华大加赞?#20572;?#24182;说:“君似不宜长在中学中教国文,宜去大学中教历史。”

钱穆最高的文凭仅为高中(尚未毕业),完全是靠自学成才的。1930年,因顾颉刚的鼎力相荐,才使他离开乡间,北上燕京大学,开始任国?#21335;?#35762;师。

燕京是一所教会大学,在北平各大学中,非常有名气。?#31508;?#26657;务主要由监督司徒雷登主持。一天,司徒雷登设宴招待新来教师,问大家到校印象。钱穆在会?#29616;笔?#24049;意:“初闻燕大乃中国教会大学中最中国化者,?#37027;?#24917;之。及来,乃感大不然。入校门即见M楼、S楼,此?#25105;澹?#25152;谓中国文化者又何在?此宜与以中国名称始是。?#31508;?#21518;,燕大特开校务会议,讨论此一意见。最终采纳了钱穆的建议,改“M楼”为“穆楼?#20445;癝楼”为“适楼?#20445;?#36125;公楼”为“办公楼?#20445;?#20854;他建筑也一律赋以中国名称。

钱穆在燕大教大一、大二国文。他以扎实的国学功底和妙趣横生的演讲,赢得了学生们的肯定和欢迎。但是执教一年后,钱穆终因不适应教会大学的环?#24120;?#36766;职南归了。

?#31508;?#30340;钱穆与顾颉刚两人,在学术地位上相去甚远,其研究方法、学术观点等也不尽一致,但是顾对钱仍是关爱备至,1931年3月18日,他又给北大文学院院长胡适去信,极力推荐钱穆代替自?#28023;?#21040;北大任教。信中说:“……我想,他如到北大,则我即可不来,因为我所能教之功课他无不能教也,且他为学?#20219;?#31491;实,我们虽方向有些不同,但我尊重他,希望他常对?#20063;?#20559;救弊。故北大如请他,则较请我为好……他所作《诸子系年》,已完稿,洋洋三十万言,实近年一大著作,过数日当请他奉览。”

钱穆终于到北大任教了。客观地说,除了顾颉刚的鼎立相荐,这与文学院长胡适的首肯是分不开的。北大是?#31508;?#20013;国最有名的大学,是钱穆心中长久向往的地方。他早年常以未能进入北大读书为憾,此?#25991;?#21040;北大执教,自然乐于接受。

三、“北胡南钱”   

在中国近代学术史上,有两位“但开风气不为师”的思想家,一位是梁启超,一位就是胡?#30465;?#38065;穆在苏州时,就曾与到苏州中学作学术演讲的胡?#22987;?#36807;一面。?#31508;?#32993;适是他?#31508;背?#28385;敬意、景仰不已的一代学人。钱穆对诸子学的研究,有不少得益于胡氏的启发。而胡适对钱氏也?#30333;?#37325;有加”。钱穆在北大史学系讲中国上古史(先秦史),有人问胡适关于先秦诸子事,胡适总是说可去问钱穆,不要再问他。   

北大学风自由,教师在课堂上提出自己的观点,学生常设疑问难,竞相争论。?#31508;?#23398;术界讨论?#29486;?#38382;题日趋热烈,胡适主张?#29486;?#22312;孔子前,因孔子曾问学于?#29486;櫻?#32780;钱穆、顾颉刚则主张?#29486;?#22312;孔子后。三位先生在课堂外大家互相讨论学问,是朋友;在课堂中则把自己的学术主张灌输给学生,并?#19994;?#20247;批评对方的观点。比如胡适对钱穆的?#35835;?#21521;歆父子年谱》的考据谨?#24076;?#21313;分佩服,常常对学生?#20146;?#20041;务的宣传;但是,在课堂上,他对钱穆等人的关于?#29486;?#21644;?#29420;献印?#19968;书的时代论争,却也慷慨陈辞,奋力抨击。钱穆在?#37096;?#20013;,也随时联系批评胡适的一些论点,常说:“这一点胡先生又考证错了。”学生们或主胡说,或赞钱说,彼?#33487;?#35770;不断。有一次,赞同?#29486;?#26202;出之说的同学认为胡?#30465;?#22312;?#29486;?#26102;代问题上有成见?#20445;?#32993;?#21490;?#28982;地说道:“?#29486;?#21448;不是?#19994;睦献櫻?#25105;哪会有成见呢?”不过他的态度?#38498;?#23458;观,随后又对同学们说,“在大学里,各位教授将各种学说介绍给大家,同学应当自己去选择,看哪一个更合乎真理。”

钱穆在北大讲授通史课,事实性强,不骋?#31456;郟?#26377;据有识,简要精到,并能深入浅出,就近取譬。如他比较中西文化,喻秦汉文化犹如此?#19994;?#22235;周遍悬万?#24471;?#28783;,打碎一盏,其余犹亮;罗马文化为一盏巨灯,熄灭了就一片黑暗。?#31508;?#38065;穆将通史课的教室设在北大梯?#21355;?#22530;,面积是普通教?#19994;?#19977;倍,“每一堂近三百人,坐立?#26376;?#30427;况空前”。课堂之大,听众之多,和那一排高似一排的座位,衬得下面讲台上穿着长衫的钱穆似乎更矮小了。但这位小个儿导师,却支配着全堂的神志。一口洪亮的无锡官话,震撼了在座的每一位学生的心。他自己也?#20498;?#20182;上课“几如登辩论场”。他对问题往往反复引申,广征博引,使大家惊异于其渊博,更惊异于其记忆力之强。在北大,他与胡适?#23478;?#20197;演讲的方式上课而驰名学校,成为北大最叫座的教授之一,在学生中?#20174;小?#21271;胡南钱”之说。

四、分道扬镳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全面侵华。八九月间,日军进占北大校舍。北方各高校纷纷南迁,北大、清华、南开三校合并,在长沙组成临时大学。钱穆将历年讲授中国通史增删积成的五六厚册笔记装入衣箱底层夹缝,在十月与汤用彤、陈寅恪等人南?#40065;?#27801;,开始了抗战时期流转西南八年的学术生涯。

与在北大时期一样,钱穆在西南联大主讲中国通史,也吸引了大批学生。他的《国史大纲》新义迭出,创见尤多,被定为中国大学用书而一纸风?#23567;?#25152;以内迁西南的各个高校都纷纷请他讲学。

抗战胜利后,北大的复校工作开始紧张进?#23567;?#22269;民政府任命胡适为北大校长。?#31508;?#32993;适远在美国未归,?#20174;?#20613;斯年代理校长之职,负责北大接收、复员和北迁事宜。?#31508;本?#21271;大同仁不在昆明者,均得到信函邀请返回北平,而钱穆却没有得到邀请。

傅斯年曾是国学大师黄侃门下的高足,也是胡适最得意的学生之一。他曾留学?#20998;蓿?#34987;誉为史料学派的舵手,主张殷墟发掘,倡导“史学便是史料学”而名著?#31508;薄?0年代,钱穆任教北大时,即与傅斯年相识。钱穆早年作为考据名家,被傅斯年视为史料考证派的同志,二人彼此往来问学,保持着不错的关系。但是钱穆与他在学术观点上又是同不胜异的。在钱穆看来,考古派迷信地?#40065;?#22303;材料而将古代典籍?#23383;院螅?#36825;做法与疑古派一味疑古、否定典籍同样有害,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西南联大时期,随着钱穆自己史学理论体系的日渐成熟,对史料考据派进行了全面批?#23567;?#20026;此,作为学派领袖的傅斯年对钱穆的攻击自然不会高兴。北大复校,钱穆不在被邀之?#26657;?#36825;恐怕是重要原因之一。事实上,钱穆的见解与史料考据派的观点并非绝对对立,两种现象是可以互为补充的。然而,二人终于未能成为真正的“同志”。至此,钱穆告别了北大,与傅斯年分道扬镳了。

由于钱穆早已名重学林,所以各高校争欲聘他。他往返于各地之间,在几个大学讲学著述;1947年,家乡的江南大学正式成立,应荣德生先生之邀,出任江南大学首任文学院院长兼历史系主任一职。  

五、钱穆精神

1949年,国共两党经过四年内战,胜负即将分晓的前夕,钱穆托?#28304;杭?#26053;?#26657;?#19981;携书稿,只身南下广州;秋季,又随广州华侨大学一同移迁香港。钱穆作为一名将中国传统文化奉为圭臬的儒者,对于发源苏俄?#31302;?#21015;主义理论极为排斥,因此远走他乡。但同时,他对国家?#21592;?#26377;深沉的爱,他所热爱的,是那个具有千年文明的故国,而非此一新国。因此,钱穆到达香港后,?#21019;?#21150;新亚书院(今并于香港中文大学),收留战乱流离的学生。钱穆秉承了中国传统知识份子经世救国的抱?#28023;?#20182;坦言:我创办新亚的动机,是因为当初从大陆出来,见到许多流亡青年,到处彷徨,走投无路,又不是人人都有机会?#25945;?#28286;来;而我觉得自己是从事教育工作的人,怎忍眼?#27492;?#20204;失学。同时,也觉得自己只有这一条适当?#31302;?#21487;以走。虽然没有一点把握,但始终认定这是一件应当做的事。

余英时曾是新亚书院早期的学生,他目睹了钱师当年创办新亚的艰辛与不易,更是对老师充满了敬重。在余英时的记忆中,永?#35835;?#19979;?#33487;?#26679;一幕:

有一年的暑假,香港奇热,他(钱穆)又犯了?#29616;?#30340;胃溃疡,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一间空教?#19994;?#22320;上养病。我去?#27492;?#24515;里真感到为他难受。我问他,有什么事要我帮你做吗?他说:我想读王阳明的文集。我便去商务印书馆给他买了一部来。?#19968;?#26469;的时候,他仍然是一个人躺在教?#19994;?#22320;上,似乎新亚书院全是空的。

钱穆这?#24535;?#31070;的传播已不仅仅限于香港,更是远播至美国、?#20998;?#31561;地,先后在美国耶鲁大学、哈佛大学?#37096;?#21644;讲演。在耶鲁大学?#37096;?#32467;束?#21271;?#25480;予该校名誉博士学位。后又去哥伦比亚大学为“丁龙讲座”作演讲。在美国停留七个月后,他应邀去英国访问,参观了牛?#39049;?#21073;桥大学。从英国到法国、意大利,最后回到香港。因而,钱穆精神由钱穆的门下弟子更为发扬光大。

六、定居宝岛 魂归?#19990;?/SPAN>  

1963年10月港英政府集合崇基、联合、新亚三书院成立香港中文大学。钱穆早就打算从行政职务中摆脱出来。新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已有一定规模,且加入中文大学。钱穆乃向董事会提出辞呈,未获通过,次年再度请辞,董事会建议休假一年后再卸任。16年来,在繁忙的行政事务之余,他还出版了《中国思想史》、?#31471;?#26126;理学概述》、《庄老通辨》、?#35835;?#27721;经学今古文平议》、《孔子与春秋》、《?#22654;?#26032;解》等著作。至此再潜沉书斋,埋首研读。

1964年休假后移居乡村小楼,开始计划?#30784;?#26417;子新学案》。1965年?#27169;?#38065;穆曾赴马来亚大学讲学,余暇专攻朱子。次年2月返回香港。1967年10月定居台北,先住金山街,翌年7月迁?#20102;?#28330;蒋中正所赠庭园小楼。因钱先生幼居五世同堂大宅之素书堂侧,故以“素书楼”名新居,新居的庭院里,还特意种植了家乡的植物:苏州?#29616;瘛?#36898;此时,钱先生以最高票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院士。

钱先生用七年时间完成巨著《朱子新学案》。此书得到哈佛?#24335;?#21327;助。此书是他晚年的代表作。作者不仅深入论述了朱熹学术思想,而?#19968;?#22823;功夫系统疏理了朱子思想资?#24076;行?#22841;议,精微邃密。作者把朱熹放在整个中国思想史上考察,突出了朱熹在中国思想史后半期的重要历史地位,同时连带地解决了朱子卒后七百多年来学术思想史上争论不休、疑而未决的一些重要问题。如在哲学上的理气论与心?#26376;?#26159;一大问题,钱穆?#32654;?#27668;一体浑成的道理解决了学者对理气二元或一元的争论,也用心性一体两分的道理,打破了思想史界关于程朱与陆王的门户之见。在学术上,他再现了朱熹作为百科全书式人物的形象。在治学方法上,义理与考据孰轻孰重也是学者们争论的一个焦点,他用“考据正所以发明义理,而义理亦必证之考据”的方法克服治学方法上的偏颇。《学案》是他研究理学的重要著作。国际汉学批评家杨联升读《学案》后,赞叹不置,说钱穆治中国学术思想史,“博大精深,并世无能出其右者”。

钱先生完成《学案》?#38498;螅?#24212;张其昀之?#36857;?#20219;中国文化学院(现中国文学大学)历史系教授,每周两小时,学生到他家听课。又应蒋复璁之?#36857;?#20219;国立故宫博物院特聘研究员。院在素书楼对面。院为钱辟一研究室,钱在此读《四库全书》中宋、元、明理学诸集,并撰写专论。此期间撰著出版了《中国史学名著》、?#31471;?#28330;独语》、《孔子传》、《理学六家诗抄》等。此期间钱氏将六十年来主要学术论文汇总,保持原貌,略作改订,编成《中国学术思想史论丛》,共八册。此外,他关于学术思想方面?#31302;?#33879;汇集还?#23567;?#24196;老通辨》、?#35835;?#27721;经学今古文平议》、《中国学术通义》等。其它关于中国文化?#31302;?#25991;或讲演集有:《中华文化十二讲》、《中国文化精神》、《民族与文化》、《中国文化丛谈》、《世界局势与中国文化》、《历史与文化论丛》等。关于文学方面?#23567;?#20013;国文学讲演集》等。

钱穆居双溪时,曾先后两次去日本、韩国访问,又数度去香港作讲演。他80岁时,在夫人陪同下南游,写成《八十忆双亲》,缅怀父母养育、教诲之恩及兄长扶?#30784;?#24110;带之情,透露出对大陆亲人的眷怀与思念。后?#20013;础?#24072;?#35328;?#24518;》一书,对他的师友交往、著作?#26082;ぁ?#29983;活道路作了全面、平实的回顾。1977年,钱穆83岁,冬天胃痛甚剧,次春患黄斑变性症,双目失明。时新亚书院创设钱穆讲座,金耀基院长恳请他作首次主讲人。钱先生的讲演题为《从中国历史来看中国民族性及中国文化》。1980年?#27169;?#38065;穆在夫人陪同下到香港与阔别三十二年之久的在大陆的三子(?#23613;⑿小?#36874;)一女(辉)相见。次年再到香港与长女(易)长侄(伟长)相见。1984年,钱穆90岁,在港门人举行寿庆活动,先生得以与二子、二女及孙(松)孙女(婉?#36857;?#22242;聚了一个月,享受天?#23383;?#20048;。1986年,92岁生?#21073;?#22312;素书楼讲最后一课,告别?#29369;常?#26368;后对学生赠言:“你是中国人,不要忘记了中国!”

先生晚年目盲,展纸落笔,亦仅偶有叠字。赖夫人查阅旧籍,引述成语。稿成后,请夫人诵读,口授订正。他的最后一部著作《晚学盲言》就是这样诞生的。夫人对先生悉心照?#24076;?#20307;贴入微。伉俪情浓,老而弥笃。先生晚年的最后一篇文章,是临终前三月口授,由夫人记录整理而成的,表达了他对中国文化的最终信念。他对儒家“天人合一”这一最高命题“专一玩味”并因自己最终“彻?#39049;?#32780;感到“快慰”。这是他的晚年定论和临终遗言。他生前多次指出:“天人合一是中国文化的最高信仰,文化与自然合一则是中国文化的终极理想。”

然而,1990年6月1日,钱穆先生不满?#31508;?#36523;为立法委员的陈水扁与台?#31508;?#35758;员周伯?#23383;?#25511;他霸占政府建筑物,以九十六岁高龄之身毅?#35805;?#31163;素书楼,却因此?#37027;?#19981;畅,在生命最后的3个月,素书楼庭园内的树木始终?#23588;?#22312;他的脑际,清晨,他总是望着窗外?#21490;?#20154;:“树呢?大树怎么不见了??#20445;?#20196;人感?#23613;5笔?#20013;央日报刊文指钱穆搬出“素书楼?#20445;?#26159;“国家和社会不尊重知识分子?#20445;?#35060;普贤语)。陈水扁执政后,曾向钱夫人道歉,并将素书楼改钱穆先生纪念馆。钱夫人曾感叹:“宁为死人办纪念馆,也不给活人住。”

钱穆,这位为弘扬中国文化奋?#20998;?#36523;的一代国学大师,于1990年8月30日晨在台北寓所平静地走完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享年96岁。他没有去西方基督教所幻想的天国,也没有到佛教所希望的涅磐的彼岸,而是魂归于祖国母亲温暖的?#28382;?#20013;。1991年1月,钱夫人捧先生灵灰归葬于太湖西山之俞家渡石皮山。钱夫人及二三门人搜集、整理的一千七百万言之《钱宾四先生全集》三编(甲编:思想学术,乙编:文史学术,丙编:文化论述)五十四巨册,1994年-1997年由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出版。

钱穆 - 学人逸事

原本胡适相当赏识钱穆,称钱的?#35835;?#21521;歆父子年谱》乃“一大著作,见解与体例都好?#20445;?#24182;对学生说:有关先秦诸子事,可向宾四先生请教,不必再问他。外界以为钱“喜治乾嘉学?#20445;?#24352;君劢甚而劝钱穆“?#20266;?#20174;胡适之作考据之学”。钱穆初到北平,胡适的弟子傅斯年对他优礼有加,邀至史语所,奉为上宾。胡适也将私藏“孤本”《求?#20107;肌方?#32473;钱研览。

钱穆在治学方面与胡适颇多?#25191;ァ?#32993;?#22987;?#25215;传统的说法,认为?#29486;?#30053;早于孔子;钱穆则创立新说,认为?#29486;?#30053;早于韩非,后于孔子。一次,两人不期而遇。钱穆说:“胡先生,?#29420;献印?#25104;书的年代晚,证据确凿,你不要再坚持你的错误了!”胡适说:“钱先生,你举出的证据还不能说服我;如果你能够说服我,我连自己的亲?#29486;?#20063;可以不要!”

钱穆与胡适二人在?#29486;由?#24180;、?#31471;等濉?#31561;学术问题上观点迥异,时有争辩。具体学术分歧尚属表面,深层原因是钱?#38498;?#30340;“新文化”主张不以为然,他后来甚至认为,中国思想界“实病在一辈高级知识分子身上?#20445;?#22914;“新文化运动,凡中国固有(文化)必遭排斥?#20445;?#36155;害深远。当年北大?#34081;成献?#21483;座者乃胡适和钱穆二人,钱穆称“大凡余在?#31508;北?#22823;上课,几如登辩论场”。

钱穆与钱钟书同宗不同支,钱钟书是其侄辈,钱穆又称钱基博(钱钟书父亲)为叔。钱伟长是钱穆长兄钱挚之长子,钱穆的?#23383;叮?#38065;伟长的名字即出于钱穆之口,1984年,钱穆赴港与钱伟长曾有一叙。1927年,商务印书馆要出版族里前辈学者钱穆的专著《国学概论》,钱穆请钱基博为之写序,钱基博把此事交给了儿子钱钟书,钱钟书立马写就,一气呵成,钱基博?#26753;?#31455;一字未易。这样,出版后的《国学概论》冠名钱基博的序言竟出于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钱钟书之手,不禁使人叫绝!

钱穆与胡适二人在?#29486;由?#24180;、?#31471;等濉?#31561;学术问题上观点迥异,时有争辩。具体学术分歧尚属表面,深层原因是钱?#38498;?#30340;“新文化”主张不以为然,他后来甚至认为,中国思想界“实病在一辈高级知识分子身上?#20445;?#22914;“新文化运动,凡中国固有(文化)必遭排斥?#20445;?#36155;害深远。当年北大?#34081;成献?#21483;座者乃胡适和钱穆二人,钱穆称“大凡余在?#31508;北?#22823;上课,几如登辩论场”。

在胡适有生之年,钱穆就是未能当成中央研究院院士。日后李敖认为这是不公道的,他说:“钱穆的理学怪?#20498;?#19981;足论,但他在古典方面的朴学成就,却更该先入选成院士。”

钱穆与钱钟书同宗不同支,钱钟书是其侄辈,钱穆又称钱基博(钱钟书父亲)为叔。钱伟长是钱穆长兄钱挚之长子,钱穆的?#23383;丁?#38065;一生以教育为业,五代弟子,冠盖云集,余英时、?#32454;?#26395;等人皆出门?#38534;?/P>

1990年6月1日,钱穆先生不满?#31508;?#36523;为立法委员的陈水扁与台?#31508;?#35758;员周伯?#23383;?#25511;他霸占政府建筑物,以九十六岁高龄之身毅?#35805;?#31163;素书楼,同年8月30日逝于杭州南路寓所。

钱穆 - 著述年表

《?#22654;?#25991;解》,上海商务印书馆,1918年11月出版。
《朱怀天先生纪念集》,上海自刊本,1919年8月出版。
《?#22654;?#35201;略》(国学小丛书),上海商务印书馆1925年3月出版。
?#30585;献?#35201;略》,上海大华书店1926年出版。
《周公》,上海商务印书馆1929年出版。
《墨子》(万有文库),上海商务印书馆1930年3月出版。《王守?#30465;罰?#19978;海商务印书馆1930年3月出版。 ?#35835;?#21521;歆父子年谱》,《燕京学报》第七期。
《国学概论》,上海商务印书馆1931年5月出版。
《惠施、公孙龙》,上海商务印书馆1931年8月出版。
?#29420;献?#36776;》,上海大华书店1932年出版。
《先秦诸子系年》 上下册,上海商务印书馆1935年12月出版。
《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上海商务印书馆1937年5月出版。
《国史大纲》 上下册,上海商务印书馆1940年6月出版。
《文化与教育》,重庆国民图书出版社1942年6月出版。
《清儒学案》,重庆,为国立编译馆写,1942年稿成佚失。
《中国文化史导论》,重庆正中书局1943年出版。(待查)
《政学私言》(人人文库),重庆商务印书馆1945年11月出版。
?#30585;献?#30740;究》,上海开明书店1948年出版。
《中国人之宗教社会及人生观》,香港自由中国出版社1949年5月出版。
《中国社会演变》,香港中国问题研究所1950年10月出版。
《中国知识分子》,香港中国问题研究所1951年出版。
《中国历史精神》 ,台北国民出版社1951年11月出版。
《庄子纂?#24682;罰?#39321;港东南印务公司1951年12月出版。
《文化学大义》,台北正中书局1952年1月出版。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香港自刊本1952年11月出版。
《中国思想史》 ,台北中国文化出版事业委员会1952年11月出版。
《国史新论》,香港自刊本1953年5月出版。
?#31471;?#26126;理学概述》,台北中国文化出版事业委员会1953年6月出版。
《四书释义》,台北中国文化出版事业委员会1953年6月出版。
《人生十论》,香港人生出版社1953年6月出版。
《黄帝》,台?#31508;?#21033;出版社1954年出版。
《阳明学述要》,台北正中书局1955年3月出版。
《中国思想通俗?#19981;啊?,香港自刊本1955年3月出版。
《秦汉史》,香港新华印刷股分公司1957年3月出版。
《王阳明先生传习录及大学问节本》,香港人生出版社1957年6月出版。
《庄老通辨》 ,香港新亚研究所1957年10月出版。
《学龠》 ,香港南天书业公司1958年6月出版。
?#35835;?#27721;经学今古文平议》 ,香港新亚研究所1958年8月出版。
《湖上闲思录》 ,香港人生出版社1960年5月出版。
《民族与文化》 ,台北联合出版中心1960年6月出版。
《中国历史研究法》,香港孟氏教育基金会1961年12月出版。
《史记地名考》,香港太平书局1962年10月出版。
《孔子?#22654;?#26032;编》,台北商务印书馆1963年出版。
《中国文学讲演集》,香港人生出版社1963年3月出版。
《?#22654;?#26032;解》 上下册,香港新亚研究所1963年12月出版。
《中华文化十二讲》,台北三民书局1968年7月出版。
《中国文化传统的潜力》,台北幼狮文化事业出版社1968年出版。
《中国文化丛谈》(一)(二),台北三民书局1969年11月出版。
《史学导言》,台北中央日报社1970年5月出版。
《中国文化精神》,台北三民书局1971年7月出版。
《朱子新学案》,一至五册,台北三民书局1971年9月出版。
《朱子学提纲》,台北自刊本1971年11月出版。
《中国史学名著》 ,台北三民书局1973年2月出版。
《理学六家诗钞》,台北台湾中华书局1974年元旦出版。
《孔子传》,台北孔孟学会1974年8月出版。
《孔子与?#22654;鎩罰?#21488;北联经出版事业有限公司1974年9月出版。
《孔子略传<?#22654;?gt;新编》,台北广学社印书馆1975年10月出版。
《八十忆双亲》 ,香港中大新亚校友会1975年出版。
?#35835;?#39746;与心》,台北联外出版事业有限公司1976年2月出版。
《中国学术思想史论丛》一至八册,台北东大图书公司1976年6月至1980年3月出版。
《世界局势与中国文化》,台北东大图书公司1977年5月出版。
《从中国历史来看中国民族性及中国文化》,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1979年出版。
《历史与文化论丛》,台北东大图书公司1979年8月出版。
《人生三步骤》,香港香港大学1979年10出版。
?#31471;?#28330;独语》,台北台湾学生书局1981年1月出版。
《中国通史参考资料》,台北东升出版公司1981年12月出版。
《古史地理论丛》,台北东大图书公司1982年7月出版。
《中国文学论丛》,台北东人图书公司1982年7月出版。
《八十忆双亲师?#35328;?#24518;合刊》,台北东大图书公司1983年1月出版。
?#31471;?#26126;理学三书随札》,台北东大图书公司1983年10月出版。
《现代中国学术论衡》,台北东大图书公司1984年12月出版。
《晚学盲言》上下册,台北东大图书公司1987年8月出版。
《中国史学发微》 ,台北东大图书公司1989年3月出版。
《新亚遗铎》,台北东大图书公司1989年9月出版。
《钱宾四先生全集》。分甲编思想学术、乙编文史学术、丙编文化论著,共五十四册。台北联经出版事业公司出版。
钱穆先生还撰写了大量论文,文章从略。

钱穆 - 研究论著

1.何?#30001;?#38065;宾四先生的学术》,载项维新、刘福增主编《中国哲学思想论集》第八册,台北牧童出版社1978年出版。 

2.朱传誉主编《钱穆传记资料》,台湾天一出版社1981年出版。 
3.霍韬晦主编《法言》“钱穆悼念专辑?#20445;?990年l0月号,香港法言出版社。 
4.马先醒主编《民间史学》“钱宾四先生逝世百日纪念?#20445;?990年冬,台北民间史学杂志社。 
5.余英时《犹记风吹水上鳞——钱穆与中国现代学术》,台北三民书局1991年出版。 
6.?#32454;?#26395;《钱宾四先生与我》,台北商务印书馆1992年版。 
7.江苏省无锡市政协编《钱穆纪念文集》,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年出版。 
8.余英时《钱穆与中国文化》,上海远东出版社1994年出版。 
9.李?#20037;睢?#22269;史大师钱穆教授生平及其著述》,新亚学报第十七卷,香港1994年8月出版。 
10.郭齐勇 汪学群《钱穆评传》,江西百花洲史文艺出版社1995年出版。 
11.邓尔麟《钱穆与七房桥世界》,社会科学?#21335;?#20986;版社1995年出版。 
12.郭齐?#38534;?#27754;学群《二十世纪学术经典·钱穆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年出版。 
13.陈勇 《钱穆传》, 人民出版社,2001年出版。

TAGS: 中国人 历史 历史学家 哲学家 学术人物 江苏人
推荐文章
地府烈焰APP
什么手游游戏简单又赚钱 秒速飞艇的计算方式 排列三直选未出号码查询 上证指数现在好多点 大乐透17136期号码预测 股票配资论坛c互利计划 陕西十一选五中奖助手 qq游戏玫瑰乐园怎么赚钱 山东群英会走势图今天 瑞联盟赚钱吗 青海11选5今天走势图 异度装甲哪里好赚钱 山西11选5推荐导航 排列5红球杀号专家 69捕鱼棋牌 体彩四川金7乐